充斥着抄袭的手游业长不大

  原标题:充斥着抄袭的手游业长不大

   ■ 本报评论员

   李 迩

   在刚刚开幕的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(GDC 2016)上,一个关于“当你的手游被中国厂商山寨该怎么办”的主题演讲,把中国山寨手游问题赤裸裸地摆在GDC的台面,这着实打了一把中国游戏厂商的脸。

   在GDC这样一个全球最顶尖的游戏业界大会上,中国山寨手游问题之所以被作为一个话题来讨论,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,而且中国手游厂商的所作所为,确实是让全球手游业者渐渐地达成这样一个共识,那就是中国的手游大多是一些山寨作品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问题也越来越严重。

   5年前,中国手机游戏市场收入不过62.4亿元,国际大厂商还不怎么看得上这个市场,因此任由国内一些厂商山寨,而如今面对一个即将爆发、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的全球最大市场,它们就不可能再淡定了。《花千骨》电视剧的热播也捧红了其同名手游,并一度冲到了App Store畅销榜第二的位置,但这改变不了涉嫌抄袭《太极熊猫》的事实,《全民超神》涉嫌抄袭《自由之战》,《召唤师对决》涉嫌抄袭《炉石传说》,《魔龙与勇士》涉嫌抄袭《猎天使魔女》和《鬼泣》,《天天传奇》涉嫌抄袭《剑灵》。如果说抄袭以前是小厂商的作为,天下運動網,现在盘点一下2015年的五大手游抄袭事件,就可以惊讶地发现,抄袭并不只限于新生团队,某些在行业具有绝对影响力的大厂,同样是抄袭行为的“惯犯”,或许这才是让国际游戏厂商不能淡定的地方。

   也许有人会说,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,本身就是一个学习借鉴美国互联网的过程,这样的烙印已经成为一种基因,深入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骨髓,以至于相关企业到美国上市,如果没有一个美国公司的成功模板可以套用,都卖不起价格。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,当年盛大到美国上市,由于没有美国模板而被投资者质疑,最后唐骏花了九牛二虎之力,以迪士尼打了个生动的比喻:美国游戏是迪士尼,一张通票,进到里面什么都有;而中国游戏表面上大门免费,可进入后好玩的景点都要小门票,这才让美国投资者恍然大悟。所以,这些年来,很多互联网企业都以能找到美国模板、能讲美国故事为荣。

   但其中还是有区别的,百度学谷歌,淘宝学ebay,美团学Groupon,抄的是商业模式,而现在这些手游厂商抄的不仅仅是商业模式,从游戏玩法到游戏故事,甚至是UI设计都在抄。而这些都是有知识产权的,人家花几个月设计的人物形象和UI,你花一天就抄过来,这能一样吗?说白了,抄商业模式更多是商业道德问题,而直接抄袭具体的数字作品,除了是道德问题,更牵涉法律问题了。

   近年来,手游行业无疑是互联网领域最火的创业领域之一,大公司直接抄袭国外的产品,小公司抄袭国内产品,三五个人的创业团队则什么火抄什么。看上去,手游行业实现了“大众创业”,但我们倡导和需要的却不是这样的大众创业。

   中国手游在GDC上被打脸,让整个行业难堪,但如果不觉醒的话,接下来就是难受了。抄袭和投机取巧或许可以换来市场一时的繁荣,但产生不了伟大的企业,也未必能让它们活得更久一些。这几年风投在手游行业砸的钱不可谓不多,但即使市场规模成倍在增长,能成功活下来的企业还是少数,原因或许正在其中。